欢迎来到中文采稿网(www.caigaowang.com),我们为您提供专业的论文发表咨询和发表论文辅导!
189-123-31347
网站地图 在线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论文资料>文化论文>
文化论文( 共有文化论文 414 篇 )
期刊类别
展开/合拢

诗歌研究论文2篇

时间:2017-09-27 09:22 本文网址:http://www.caigaowang.com/view-14137.html 作者:符佳元 努力统计中... 人参与诗歌研究论文2篇访问量在线咨询
我国古典诗歌中运动事件汉英互译的比较研究
作者:张迎芝
摘 要: 本研究以Talmy的运动事件框架及其词汇化模式研究为依据,运用该理论分析比较古典汉语诗歌中运动事件两种英译版本的表达方式,旨在探讨译者们在运动事件的“方式”和“路径”成分的语义表征方面的差异,以期为汉诗运动事件英译实践提供新的视角,从而为运动事件翻译批评提供新的理论依据。
关键词: 古汉语诗歌 运动事件翻译 方式成分 路径成分 注意力视窗
一、引言
中华诗词蕴含着中华民族文化的精华,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古汉诗英译是传播、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方式之一。近些年来,关于汉语诗歌翻译的专注和论文与日俱增。其中,中国翻译大师许渊冲先生的古典诗歌英译作品流传甚广。本文将从认知语义学的角度比较分析两位译者关于运动事件英译的不同表达。
鉴于动词在诗歌中的重要作用,其在汉英翻译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本文拟以Talmy的运动事件框架和词汇化模式研究为理论依据,对比分析许先生与曹先生的古汉诗英译作品,以期对汉诗英译的动词部分处理提供借鉴,更好地为外国友人展示出中国传统文化瑰宝的魅力。为讨论方便,下文将两种译文分别简称为“许译”和“曹译”。
二、Talmy运动事件框架及其词汇化模式
Talmy认为运动事件是“一个运动的场景或者一种状态的持续”。一个运动事件有四个组成部分:物像、背景、路径和运动。其中,物像是发生位移的主体,背景是物像的参照物,路径是物像相对于背景而运动的路线或方向,运动则是物像位移本身。Talmy还指出运动和路径是主要的次事件,路径是物像、背景和运动的纽带和桥梁。此外,运动事件可能有其他次事件,如“方式”和“原因”。例如:
(1)a. The pencil rolled off the table.
b. 便条飘到了地板上。
The pencil blew off the table.
便条吹到了地板上。
(1) a. The pencil fell off the table.
b. 便条掉到了地板上。
例(1a)中的 “pencil”和例(1b)中的“便条”都是物像, “table”和 “地板”分别是背景,即“pencil/便条”的参照物。 “Rolled”和“飘”是物像位移本身及运动的方式;“blew”和“吹”则是运动位移本身及原因。相比较而言,例(1)中的“fell”和“掉”只凸显了运动位移本身,即主要次事件之一,而背景化了其他可能存在的次事件。当然。例句中的“off/到”凸显了运动事件的主要次事件之一——路径。由此可见,运动和路径是核心次事件,是运动事件必定包含的语义次范畴,而方式和原因则不一定映射到句法层面。
作为运动事件的核心次事件之一,完整概念化的“路径”成分是一种包含起点部分,中间部分和终点部分的事件框架。编码者在进行语言表达时可以将整个连贯事件中的一部分通过明确表述而至于前景,即开启“注意窗”,同时把不提及的部分至于后景。前景化的概念成分得到了强调,需要语言接受者的特别关注。由于后景化的部分通常可以凭借适当的语境被重获,读者仍然可以获得整个事件的完整概念。这就是“注意力视窗”的本质特征。例如:
(2)The crate that was in the aircrafts cargo bay fell ——
a. ——out of the plane through the air into the ocean.
b. i. —— out of the plane into the ocean.
ii. —— through the air into the ocean.
iii.—— out of the airplane through the air.
c. i. —— out of the airplane.
ii. —— through the air.
iii. —— into the ocean.
例(2a)開启了完整的注意力视窗,即路径起点“out of the plane”,路径中点“through the air”,和路径终点“through the air”。例(2a)中的三种表达分别开启了两个部分的注意力视窗,而背景化了第三部分。例(2c)的三种表达各开启了某一部分的注意力视窗而后景化了其余部分。
三、古汉诗运动事件中“方式”成分的英译处理
(一)许译与曹译中的[运动+方式]模式
由于汉语中具有[运动+方式]语义特征的动词不及英语词汇丰富,在汉诗英译的时候,译者将面临如何选择最忠于原诗的英语方式动词的问题。
(3)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独坐敬亭山》
许译:All birds have flown away, so high;
A lonely cloud drifts on, so free.
曹译:So high have all birds gone away,
And a lonely cloud roams so free.
(4)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悯农》
许译:At noon they weed with hoes;
Their sweat drips on the soil.
曹译:As they hoe weeds at noon,
Sweat falls on the soil soon.
例(3)中“飞”凸显了鸟儿的运动方式,许译也用“flown”一词准确地传达了原诗描述的意象,而曹译则用“gone”背景化了方式,未能有效地忠于原文。另外,原句的“去”具有[运动+路径]的特征,同时借用“闲”字突出了孤云运动的方式。许译与曹译均采用了具有[运动+方式]特征的“drifts”与“roams”,准确传神地凸显了云彩飘来飘去,悠闲自在的样子。例(4)中“滴”凸显了[运动+方式],形容汗珠一点一点地向下落,体现出了汗珠与米粒相似的形状,有震撼人心的效果。曹译中的“falls”只传达出了“运动”成分,而许译中的“drips”准确地译出了原诗句的意象,不失为更好的选择。endprint
(二)许译与曹译中的[运动+方式]活用
中国古典诗歌十分讲究意境的创造,但常有无凸显谓语动词的情况,如“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这样流传千古的名句。译者在英译无谓语动词的诗句时就面临了如何选择合适的动词再现原句意境的难题。例如:
(5)飞来山上千寻塔,闻说鸡鸣见日升。《登飞来峰》
许译:On the Winged Peak a Sky-scraping pagoda towers.
曹译:A pagoda stands over the Winged Peak.
(6)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风。《赠从弟——其二》
许译:The pine on hill-top towers high.
曹译:All the pines on the hill stand high.
(7)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
许译:I dreamed of the frozen River crossed by cavaliers.
曹译:I dream on the iced river chargers stand.
例(5)(6)中的“塔”和“松”都是挺拔高耸的意象,许译选用了方式动词“tower”形象贴切地传达出了原诗的意境。曹译的方式动词“stand”未能体现出高耸之意,效果不如“tower”理想。例(7)“铁马”指披着铁甲的战马。诗人陆游在晚年的时候还心系国家,盼望为国杀敌,还梦见自己骑着“铁马”跨过“冰河”出征北方疆场。许译用路径动词“cross”凸显了运动和路径信息“跨过”;曹译用方式动词“stand”凸显了静态的位移和方式“站立在冰河上”。相比较而言,许译更胜一筹。
因此,在英译无凸显动词的汉语诗歌时,应该结合原诗句描写的意象,选择合适的译入语动词。
四、古汉诗运动事件中“路径”成分的英译处理
(一)许译与曹译中“路径”成分不同的词汇化模式
汉语中存在一些趋向动词,如来、去、上、下等。所以,在汉语运动事件中不乏[运动1+路径1]、[动词2+路径2]的词汇化模式。当然,在汉英翻译过程中,英语译入语可以选择遵循源语的词汇化模式,亦可采用英语本身惯用的模式,即[运动+方式1+方式2+...]。这基本上是由个人的叙事风格决定的。例如:
(8)自来自去堂前燕,相亲相近水中鸥。《江村》
许译:The swallow freely comes in and freely out goes.
曹译:Back and forth fly freely all the swallows.
(9)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许译:We shall sail all the way through Three Gorges in a day;Going down to Xiangyang, well come up to Luoyang.
曹译:To dart thru the Three Gorges all in a day,From Xiangyang to Luoyang, we are so gay.
例(8)“自来自去”用趋向动词“来”“去”传达出梁上燕子的运动及路径信息,解析词“自”描绘出燕子运动的方式“自由地”。许译沿用了原诗的词汇化模式[运动1+路径1]、[动词2+路径2],表征为“comes in”与“goes out”。曹译则采用了卫星框架结构语言典型的词汇化模式[运动+方式1+方式2+...],表征为“fly back and forth”。当中的“fly”更形象地描绘出了燕子的飞翔。从这点上来看,曹译的效果略胜一筹。例(9)中的汉诗句同样采用了[运动1+路径1]、[動词2+路径2]、[运动3+路径3]的词汇化模式。“穿”、“下”、“向”均为路径动词。
由此,大概可以看出许先生与曹先生在叙述“路径复合体”方面表现出了不同的风格。许译忠实于原诗的风格,曹译更符合译入语的表征习惯,各有千秋。
(二)许译与曹译中“路径”事件不同的注意力视窗开启
编码者可以在语言表述时选择开启或者关闭路径事件的某个部分。译者在翻译古典汉语诗歌中的路径事件可能出现不同的前景化或后景化的处理。例如:
(10)春雨断桥人不渡,小舟撑出柳阴来。《春游湖》
许译:What joy to see from willow shade come out a boat!
曹译:When from the willow shade arrives a boat!
(11)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渡荆门送别》
许译:The river rolls to boundless main.
曹译:The river rolls throu endless main.
例(10)原诗句中的“出”开启了路径的起点视窗“柳阴”。许译用复合卫星词“out from”开启了跟原诗句一样的注意力视窗。曹译用路径动词“arrives”开启了终点视窗即诗人所在之处,同时用卫星词“from”开启了起点视窗。起点路径视窗“柳阴”的开启,传达出了惊喜之情。终点路径的开启又平添了一种马上可以登船继续游赏的快感。例(11)原诗句“江入大荒流”意思是长江进入了广袤的荒原也缓缓而流。“入”字开启了路径的终点视窗,把读者的注意力引到了“大荒”。许译遵循了原诗句的表达,用“to”凸显了路径的终点。曹译用“throu”开启的是路径的中间部分。换言之,曹先生把“endless main”理解为长江水流经之地而非终点,有种气势开阔的意境,更符合原诗的描写的意象。
五、结语
本文基于Talmy的运动事件框架及其词汇化模式,以许渊冲先生和曹顺发先生的古汉诗英译为例,探讨了运动事件翻译中“方式”、“路径”成分的语义表征。经过比较分析发现:第一,许译在处理“方式”成分方面更胜一筹,更好地传达出原诗创造的意境。第二,在“路径”成分的语义表征方面,许译沿用原诗的词汇化模式,曹译采用了更符合译入语表达习惯的模式,呈现出了不同的叙事风格;第三,两位译者在运动事件注意力视窗开启的部分也存在不一样的选择,这是基于“注意力视窗”的认知机制实现的。鉴于诗歌大都具有语言精练、句式工整、意境深远的特点,曹译表现出了一定的优势。简而言之,本文的尝试对于中国古典诗歌的英译实践提供给了新的理论指导和翻译视角,也为翻译评论提供了新的解读视角,同时对于第二外语教学与英汉语言对比研究颇具参考价值和借鉴意义。
参考文献
[1]曹顺发.走进“形美”:古汉诗英译实践点滴[M].北京:国防工业出版社,2007.
[2]王力.诗词格律[M].北京:中华书局,2000.
[3]黄琦.文化翻译观视角下中国古典诗歌的模糊与翻译[J].黑河学院学报,2015(06).
[4]刘双贵,王延东.平易而不平淡 精致却不雕琢——谈新诗的发展方向[J].长春师范大学学报,2017(01).endprint
无声的自白:温迪·罗斯诗歌中的政治伦理讽喻
作者:山鸥
摘 要: 在人类学、历史学、教育学等多领域都有显著造诣的美国本土裔女诗人温迪·罗斯以诗作中深沉浓厚的政治色彩及生动强烈的视觉意象而著称。本文从骨骸、考古学家及“白人萨满”三重极富政治伦理内涵的文化身份视角反讽主流文化对印第安传统刻意的曲解及白人族群对本土部落强势的凌驾,诗中蕴涵的丰富文化代码有力地传达出诗人重塑遭“白人萨满”扭曲破坏的印第安原生传统的意愿并为在文化混沌中遗失身份的族群人提供精神归途。
关键词: 温迪·罗斯 政治伦理 讽喻
温迪·罗斯作为一位才识出众并涉猎广泛的美国当代本土裔诗人以其代表诗集“失去的铜”、“骨之舞”等为人所熟识。其诗作中融合大量笔触浓烈、直击人心的强烈视觉意象且多以骨骸、鬼魂等虚拟元素为第一叙述者,通过看似苍白无力的申诉切实将历史与现实紧密相连,真实还原出手无寸铁的印第安民众无辜受害及其骨骸衣物等被残忍剥离拍卖的历史图景,原本无声的控诉最终演变为难民们掷地有声的咆哮与呐喊。
讽喻作为一种独具特色的修辞手法以其创造性、情节性及寓意性等特点区别于隐喻。最初提出此概念的陈望道先生曾指出“讽喻是造出一个故事寄托讽刺教导意思的一种措辞法”。在此意义上讽喻具有一定的故事性,大多通过情节的发展彰显故事背后隐含的精神实质,并借此表达讽刺、疏导或警示等情感。西方学者们大多认为讽喻与寓言有着高度相似性,都是一种思维由物到事的跳跃性转化,是一种言在此意在彼的修辞形式。詹明信对此表示“讽喻是我们自己在时间中的生命特许方式,是从一刻到另一刻笨拙的意义破译,是异质的、不相连接的瞬间恢复连续性的苦心尝试”。温迪·罗斯在诗歌创作中大量运用讽喻的艺术手法一方面尖锐地批判殖民者对印第安种族施加的暴行,另一方面揭露出其进行历史研究虚假意图掩盖下进行文化殖民的真实嘴脸。
一、骨骸的自述
诗人通过采用难民骨骸这一极具政治色彩的意象不仅表达出对殖民者盲目鼓吹种族优越论并肆意践踏生命卑劣行径的不耻,而且渗透出诗人尝试借骨骸发声并重塑种族认知的意图。印第安族群作为被西方排斥于主流文化边缘外的异质族群,始终被白人主流文化认知冠以二元对立中的他者身份。究其实质“他者化是一种通过污蔑‘他者的文化定义和確保自己文化的方式”,殖民者此种搬弄是非、扭曲黑白的非正义行径无非意于服务本国利益,这注定了一切以他者为对象的艺术创作都会被刻上政治烙印,都隐含着一定程度上殖民主义的心态。“人的伦理判断与选择则会受到特定政治环境的影响”,因而通常伦理选择都具有一定的政治色彩。
骨骸作为历史的见证具有强烈的政治意蕴,它是印第安民众借以申诉的强大武器,同时是促使其牢记族耻、振兴族群的有力保障。“发掘圣巴巴拉修道院”一诗前的题铭中提到“他们发现在土坯墙里有人的骨骸”,这无疑证实了曾经被殖民者试图歪曲掩盖的血淋淋种族屠杀的事实,更令人心寒的却是血腥屠戮后“他们用死去的印第安人筑了土坯墙”,诗人巧妙地运用了讽刺手法揭露殖民者的丑陋嘴脸,在实施泯灭人性的暴行后,屠杀者直面鲜血淋漓、横尸遍野的骇人现场居然毫无悲悯忏悔之情,而是冷酷地将骨骸一砖一瓦地砌入墙中,最终这座由印第安难民血肉筑造的建筑竟变成了修道院。此时诗中隐含的讽刺意味呼之欲出,屠戮的血腥玷污了修道院原本的神圣纯洁,殖民者对印第安民众肉体消灭及精神摧残的罪行与修道院秉承的仁善乐施等美好品行相悖,因而这座庄重圣洁的白人修道院因殖民屠戮的亵渎已失去真正意义上的神圣光环,而是沦为种族间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此时殖民者曾自吹自擂大肆吹捧的战利品已完全演变为其过往罪行铿锵有力的证明。
“楚格尼尼”中主人公楚格尼尼作为塔斯马尼亚部落唯一幸存者却最终难逃死后被做成标本展览的悲惨命运,并于生命尽头发出无声的慨叹。题铭中提到楚格尼尼曾因目睹丈夫尸体被做成标本而祈祷免遭同样屈辱,却最终只能屈服于命运,其尸骨80年间一直被置于白人博物馆中展览。看似卑微简单的愿望却在种族纷争的洪流中消散破灭,“请把我的尸体带到夜的源头,带到黑色的大沙漠,那是梦诞生的地方,把我埋在大山下或者在那遥远的海里,把我埋在他们找不到的地方”。楚格尼尼在弥留之际向后代人绝望地恳求,无奈势单力薄终究不抵殖民势力的侵袭,而80年也极为触目惊心地揭示了其在肉体覆灭后灵魂遭受煎熬的时间之久,殖民者对土著居民肉体的肆意鼓弄不仅侮辱了印第安族群的不屈气节还与基督教义相悖。基督新约中曾明确指出亵渎与顶撞魂灵的人在今世来世都不得被赦免,而诗中殖民者们却肆意妄为地将印第安难民尸体制成供人参观的标本,其惨无人道的暴虐行径与基督教义中倡导的爱与宽恕及敬畏神灵等信条形成鲜明反差,从而加深诗中所隐含的讽刺效果。
在“我希望我的皮肤和血液成熟”一诗中,诗人将对历史事件的敏锐感知转化为积郁已久的愤懑之情,随着诗人对在平原印第安艺术展品拍卖会目录中明确列出的伤膝河大屠杀难民衣物标价的曝光,其自身满腔的谴责及批判之意喷薄而出。诗中以一位拉科塔族妇女鬼魂为见证者,通过“我的双脚结实地与外衣冻在一起,却被硬生生地割开,那粘着血肉的软帮鞋和覆盖在骨头上的鹿皮被扔在一旁”极具画面感的描述表现出白人在进行惨绝人寰的屠杀行径后仍泯灭人性地将死者衣物扯下以向收藏者贩卖。当妇女贴身裤子被残忍剥下好似上演一桩奸淫戏码时,诗人的心也被无尽的伤痛撕扯着。
二、鬼魂的指证
诗人还借由诗中叙述者身份的多样性多角度展现了这段骇人听闻的殖民史。诗中不仅以骨骸、鬼魂等非现实发声体为叙述主体,还以考古学家等现实发声主体为叙述视角揭示出文明人士在面对历史遗骸做出伦理选择时的真实心理。考古学家作为社会中文明信条身体力行的践行者理应区别于那些人情寡淡、道貌岸然的殖民拥护者,而在“发掘圣巴巴拉修道院”一诗中,考古学家却做出了有悖伦常的道德选择。“在三名入侵者的旗帜下面,我是一名如饥似渴的科学家,用沉睡在墙中的男人和女人的骨骸供养我自己”表现出其作为一名良知未泯的有识之士却在深知殖民者的滔天罪行后仍受名利诱惑鬼使神差地将难民的骨骸挖出用以收藏展览的伦理选择,“如饥似渴”无疑表露出考古学家在发掘出墙中骨骸后心中难以抑制的激动,历史遗迹所具有的商业价值及纷至沓来的褒扬赞颂使其迷失本心,无论是出于对其研究事业的痴迷还是出于对利益名誉的追捧,诗人在字句中都传达出对考古学家等虽心存善念却始终屈服于物质需求而沦为殖民侵略者帮凶的深层讽刺之意。这段寂静无声的心理自白一定程度地表露出考古学家在坐拥名利后仍饱受良心拷问的复杂心态。endprint
三、诗人的控诉
在“致想要做印第安人的白人诗人”一诗中,诗人从印第安本土居民的角度出发,一针见血地披露出白人殖民者意图掠夺其文化遗产并篡改历史的阴谋诡计。“心急火燎地抢到这些词语,从我们的舌头上钓鱼”真实再现出白人诗人要求成为印第安一分子时的焦急难耐,同时辛辣地揭露其企图侵占印第安语言这一传统文化财产进而推行文化霸权的诡计。“从舌头上钓鱼”辛辣地讽刺了殖民者伪善的面具被撕下却仍妄图从印第安族人手中硬生生抢走本土文化财产的丑态,诗人运用鱼钩这一隐含意象表現殖民者以印第安人深入骨血的语言文化为垂钓目标而丝毫不顾鱼钩探入土著居民口中疼痛的冷漠,再次讽刺了受所谓高等文明熏陶渐染的白人迫害异族人时的无情与残酷。“你们现在想起了我们,当你们跪在大地之上,在一次短暂的观光中变成我们神圣的灵魂”一句犀利地表现出白人通过刻意模仿印第安族群跪拜祈祷的姿势而妄图参透其文化精髓。最后一句“你们只不过在你们的声音需要根基的时候想起我们,当你们跪着坐下变得原始的时候想起我们”直截了当地将白人诗人们只有在寻求创作灵感时才想到从印第安文化中汲取营养的利己主义思想展现给读者,这种自私自利的个人中心主义与印第安传统中倡导的和谐共生的集体主义形成强烈反差,从而体现诗人对伪善丑恶殖民者厌恶鄙弃的情感倾向。
此外,罗斯在该诗中以白人萨满为特定批判对象,她明确指出白人萨满自试图融入部族文明最初便心怀不轨,“他们说他们有某种特殊的天赋能够真的看到印第安人如何思考,他们如何感受”,其中描述的白人萨满自诩已深入领悟印第安传统精髓并佯装巫师散播片面扭曲的文化教义,诗人对借由巫师这一深受印第安族群信赖爱戴的神圣身份进行思想渗透的卑劣企图进行了辛辣嘲讽。
温迪·罗斯以独树一帜的创作风格及严谨深刻的历史意识在给人带去实地般真实感受的同时,表达出其呼吁族群重塑身份回归传统的强烈诉求。宝拉·艾伦曾评价罗斯的诗作“充满女性主义的精神魅力,个性化的意象及评述都成为诗中传达着意念与感知交互错杂情感的隐喻”。诗歌字句间尖酸辛辣的讽刺之意将诗人内心积郁已久的愤怒一吐为快,诗人笔下的殖民暴徒们残忍冷酷丑态毕现,而诗中骨骸、鬼魂等超现实元素的运用为死者原本苍白无力、最终却掷地有声的控诉进行了有力铺垫,将诗中的讽刺效果渲染得淋漓尽致。詹姆克·海沃特曾指出:“罗斯的诗歌字里行间都传达着对个人及族群身份的永不止息的探索,而正是这种身份诉求的意念赋予了其诗歌力量与情感。”温迪·罗斯以将个人情感融入部族骨血、与族人同命运共呼吸的行为方式身体力行地履行着作为诗人引导部族于屈辱中崛起的历史使命。
参考文献:
[1]邱美英.后殖民视野下格温多琳·布鲁克斯的诗歌[J].外国文学,2009(5).
[2]罗良功.论伊丽莎白·亚历山大诗歌中的历史书写——以“赞美这一天”为例[J].济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1).
[3]张海超.论历史民族志的书写[J].云南社会科学,2007(6).endprint



上一篇:文学人物浅析论文2篇 下一篇:没有了
在线咨询


Copyright © 2010-2017 中文采稿网 (www.caigaowang.com) 版权所有

论文发表咨询热线:189-123-31347    投稿邮箱:tougao@caigaowang.com 投稿及客服QQ:论文发表QQ 83901700

本站郑重声明: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并不意味着本站认同。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部分作品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或相应的机构,若某篇作品侵犯您的权利,请及时告知。

论文发表免责声明:本网所提供的信息资源如有侵权、违规,请及时告知!

中文采稿网从事论文发表 职称论文发表 发表论文 论文投稿 教师论文发表 经济论文发表 医学论文发表 科技论文发表 期刊论文发表
公司名称:拉萨博盛原上草数码图文有限公司 拉萨市德吉中路1号(美高写字楼四楼)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号:苏ICP备10051254号  

备案1 备案2 备案3备案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