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文采稿网(www.caigaowang.com),我们为您提供专业的论文发表咨询和发表论文辅导!
189-123-31347
网站地图 在线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论文资料>教育论文>教育相关论文>
教育相关论文( 共有教育相关论文 6 篇 )
期刊类别
展开/合拢

英语翻译教学论文2篇

时间:2017-09-14 14:54 本文网址:http://www.caigaowang.com/view-13158.html 作者:符佳元 努力统计中... 人参与英语翻译教学论文2篇访问量在线咨询
基于语篇分析的大学英语翻译教学实证研究
作者:周李英
摘 要: 对基于语篇分析的翻译教学进行具体实践,对实验数据进行统计分析,结果表明,它有助于培养学生的语篇意识与翻译能力,同时是提高其翻译应用能力的有效方法。
关键词: 语篇分析 语篇意识 英汉翻译教学
一、引言
目前非英语专业的大学英语课堂上,相当一部分教师仍然采用静态的讲解法处理词汇、句子和文章,分析句子语法、文章的体裁与结构等,而忽略了文章的整体分析。这就会导致学生缺乏对文章的整体把握,缺少对文章语篇的分析能力,体会不到语言与文化的关联[1]。这种缺失比较突出地表现在阅读理解、短文听力理解和短文翻译上。此外,一些学生仍然沿袭中学时期学习英语的思维方式、学习方法和技巧,没有形成有效的整体的语言学观,思维模式则仍停留在词汇、短语与句子积累的语法语言层次,上升不到语篇分析的层次。这些现状对深化基于语篇分析的大学英语教学观念提出了要求。
此外,对国内大学生英语教学产生直接导向影响的英语等级考试也做出一些调整。例如,早在2005年6月全国大学生英语四六级考试改革中增加的汉译英题型。这一题型为5个句子的翻译,在给出不完整的英文句子中,要求考生根据括号内的中文来进行相应的翻译,主要测试英语的一些常用表达和语法知识的驾驭能力。在2013年8月的四六级英语考试的再次改革中,这种单纯考查语法语言与能力的翻译题变为一段长度约140—160汉字的汉译英段落翻译。改革明确指出,大学英语教学改革是把教学重心从单纯地培养学生词汇与阅读能力转变为培养学生翻译与写作的综合应用能力[2]。
其实,如何提高大学生翻译能力一直是大学英语教学中的一个难题[3],除去大学英语教学没有系统的翻译课程及师资队伍中忽略翻译理论与实践的学习等因素之外,其直接原因在于学生词汇的缺乏、语法掌握的不精确与句式结构的不确定,更主要的原因还在于学生对于英汉篇章结构特点、英汉表达习惯的把握不够熟练。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运用语篇分析的教学方法,培养语篇意识,帮助学生从整体上理解把握文章,提高英语思维能力,从而促进翻译水平的提高。实施语篇翻译教学的关键就是要培养学生的语篇意识。翻译中的语篇意识是指在句子与段落基础上对英汉两种语言的语篇特点有足够的把握,是一种使目的语的语篇与源语语篇在结构与功能上相当的语用能力。具体地说,就是把语篇看成是一个完整的、有机结合的语言材料,以段落为基点,学会如何抓住中心主题,翻译具有文化特色的或修辞特色的词汇、句子,以满足语篇的交际目的与要求,而且力求做到语篇线索明晰、层次分明、先后有序、轻重得体。
二、英汉思维差异观照下的语篇分析
在大学英语的翻译教学过程中,本实验主要针对大学生学英语受母语负迁移的影响特点,选取容易受母语思维影响的几个要点来培养大学生的英汉语篇分析意识与能力。
首先,培養语篇衔接的意识与能力。衔接是语篇表层的语言现象,是将语句聚合在一起的词汇及语法手段。从语篇生成的过程来看,衔接是必需的条件,也是语篇的重要特征之一。Halliday曾经论述过衔接的五种途径:照应(reference)、省略(ellipsis)、替代(substitution)、连接(conjunction)和词汇衔接(lexical cohesion)。其中,前四类属于语法衔接手段,后一类属于词汇衔接手段。英汉语篇衔接的手段分别表现出了“显性与隐性的特点”[4]。在教学过程中,教师应强调对语篇衔接的认识和把握,无论在理解原文还是在生成译文的过程中,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这就要求学生对源语和目的语的衔接手段都要有深入的了解并能熟练运用。只有这样,学生才能根据目的语的语篇特征,辅以恰当的衔接手段,将句与句、段与段合理地连接起来,构成一个完整的语义单位;同时在形式上保证了翻译中语篇转换的自然性,促进了学生对词语替换的应用能力。
其次,培养学生的语篇连贯意识。连贯是指语篇中的词语、单句、句群在逻辑与概念上是一个有机的整体[5]。连贯是语篇的特征之一。语义连贯的语篇会保证内在的逻辑结构合理且从头至尾贯通全篇,不仅逻辑层次分明,而且时空顺序清楚。要想产出逻辑合理、连贯通畅的目的语语篇,学生首先要了解源语语篇的逻辑结构和脉络、分析谋篇布局的思路与特点。然而,目的语语篇的连贯结构,不仅仅源于源语语篇的连贯结构,受制于源语语篇的连贯模式和规律,还要遵循目的语语言体系组句成篇的规范和原则。不了解英汉语言组句成段的规律与特点,是无法完成英汉翻译的语篇转化的。从这个意义上说,衔接手段体现的是语篇形式特点,而连贯强调的是语篇构成的逻辑顺序。比如,汉语在说理论证时倾向主观性的总结和归纳,少用客观的事实和数据来分析,而多突出个体的主观意见,常用“我们应该”、“我们必须”、“只有……才能……”等教导式或口号式的内容,表现出强烈的主观化倾向。英语则采用“旁观者”的姿态而多用一种理性的或科学性的客观态度,遵循逻辑,在论证时较少使用主观性很强的语言,强调让事实说话或把选择权留给读者去判断,往往采用无人称主题句或被动句形式。
最后,了解与认识英汉语篇中的主位述位结构和信息结构特点。Halliday语言的语篇功能指讲话者如何将概念和人际功能组织成一个连贯的整体、构建语篇[6]。分析主要集中在小句的主位和述位上,以此发现语篇的发展方法。主位结构是句子的语义结构,包括主位(theme)和述位(rheme)。主位是作者要谈论的话题,是“信息的出发点”,指的是句子的第一个成分;跟在主位后面的所有成分就是述位,指讲话者围绕起点、话题所叙述的内容, 是对主位的阐释和发展。而信息结构则是从听话者的角度出发,区分信息中已知信息和新信息。由于汉语是突出话题的语言,与英语的突出主语的语言不尽相同,因此把汉语翻译成英语时,常常会使用这样引出话题的短语:“Concerning environment protection...”“About this topic,...”“As for...”已经有研究者指出“主位结构可以指导我们翻译出信息分布有序、主题突出的语篇”[7]。因此,了解主位结构和信息结构有助于更好地理解语篇从而指导翻译。

关联理论视角下的科技英语隐喻汉译
作者:张秀梅
摘 要: 在科技英语中,隐喻现象非常普遍。把西方国家先进的科学技术介绍给国人,有效地探索科技英语中的隐喻汉译显得尤为重要。根据关联理论,译者在进行科技英语隐喻汉译时应多考虑中西方读者的认知差异,尤其是汉语读者的认知环境,尽可能寻找最佳关联,采用合适的翻译方法,主要方法有三种:直译;借译;意译。
关键词: 关联理论 科技英语隐喻 英译汉方法
一、关联理论与关联理论的翻译观
1986年斯珀伯(Sperber)和威尔逊(Wilson)出版了《关联性:交际与认知》,提出了关联理论。Sperber和Wilson认为语言交际过程是一个明示—推理过程,即说话人清晰明确地表明自己的意图,而听话人根据说话人明示的内容推测说话人暗含的意图。由于人们在认知结构上存在差异,认知语境也会因人而不同,对话语所做的推理结果因此不尽相同。交际要成功,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在心理上交际双方对认知环境中的事实或假设做出共同的认知和推断,即交际双方有一个最佳的认知模式——关联性(relevance)。交际通常从认知语境中选择最佳关联的假设,以最小的努力去达到最优的语境效果,最终获取最佳关联。
Gutt最先把关联理论应用于翻译实践中,他认为“翻译的本质是一个对源语进行阐释的动态明示——推理过程”[1]。在《翻译与关联》一书中,Gutt较为精辟地论述了关联理论与翻译的关系,指出了翻译要成功,关键因素是译文能否提供最佳语境效果、寻求译文与读者的最佳关联。根据关联理论,翻译涉及三方,一是原文作者,二是译者,三是译文读者。一方面,译者要把原文的信息、当时的语境及其他有关的信息结合起来进行推理,寻找原文语境之间的最佳关联,以获取理解原文的语境效果。如果在文化背景方面原文作者和译者存在不同,就很可能对语言形成一定的制约,从而对译者理解原文形成障碍。这时译者只有充分了解原文作者的認知环境才能正确理解原文。同时要了解原语和译语两者在表达方式、词语的文化内涵、语用习惯等方面的差异。另一方面,译者还要依据译文读者的认知环境,通过运用妥当的方法把原文作者的意图传递给译文读者,以获得翻译的成功。总之,根据关联理论的翻译观,译者要从原交际者明示的交际行为中寻找最佳关联性,再把这种关联性传递给受体。译者要尽可能使译文接近原文,使译文和原文最大限度地契合,达到逼真境界[2]。
二、科技英语中的隐喻认知
Lakoff和Johnson是从认知角度研究隐喻方面的两位突出人物。1980年两人合作出版了Metaphors We Live By,他们在书中对隐喻进行了新的诠释:隐喻现象在语言中极为普遍,它除了充当一种修辞手段外,还是人们重要的认知方式和手段[3]。束定芳在《隐喻学研究》中提到:“隐喻通过某一领域的经验来认知另一领域的经验。”[4]
认知语言学认为隐喻实际上就是从一个概念域向另一个概念域的映射,初始的概念域叫始发域,被映射的概念域叫目的域,人类具有隐喻思维的能力,经常用具体范畴去映射抽象的范畴。Lakoff和Jonson认为理解隐喻意义实质就是为了达到认识目标领域特征的目的,将源领域(Source Domain)经验映射到目标方面的新生事物领域(Target Domain)[4]。隐喻认知在科技英语中非常普遍。一般来说,科学概念较为深奥和抽象化,为了使人们更容易理解和接受,广大科技工作者通常采用通俗易懂的隐喻来表达。一方面,由于科学技术快速发展,科技方面的新生事物层出不穷。为了使人们更加清晰地认识新生事物,广大科技工作者经常采用较为普通的日常生活中的概念来类比科学概念,即日常生活中一些为人们非常了解熟悉的事物特性、性能等被用来映射人们生疏、新奇的事物,用人们熟悉的pecker啄木鸟来映射穿孔器、worm蚯蚓映射螺旋、cushion垫子映射缓冲器。在石油工业,一些设备的零件大多数是根据人体器官命名的。例如:油气的主管路叫作backbone pipeline,译作“干线”,用于起吊、搬运的吊钩ear译作“吊钩”。另一方面,通过用已知的语域映射未知的语域,用人们通常已经熟悉的科学概念隐喻崭新的科学概念,即借用其他领域中已有的概念来喻指新的科学技术概念。例如:最早有sound wave“声波”,后来又有了water wave“水波”和light wave“光波”,再后来科学家进一步把这水波特性映射到其他电气、气象学、地质学等领域,于是产生了wave filter滤波器(电气)、wave-cloud波状云(气象)等词汇[5]。
三、关联理论视角下的科技英语隐喻汉译翻译方法
随着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不断发展,科技英语在现代语言材料中占据着越来越重要的位置,具有隐喻特征的科技英语非常普遍。要了解英美科学技术,把英美国家先进的科学技术介绍给国人,如何有效地翻译英语隐喻就显得尤为重要。科技英语隐喻的汉译总体上应尽可能使汉译语言保持客观、准确、简练和严密的特征。然而,由于两种完全不同的文化背景和不同的自然地理环境,产生了不同观念和思维方式,形成了不同的文化。因此,英汉语言的隐喻表达也不尽相同。一般来说,对于隐喻翻译译者可基于语境、文化、文本等多种因素选择翻译方式。可以选择传递它的意义或要重塑隐喻形象,或对它的意义进行修改,或把其意义和形象进行较好的结合[6]。在具体的实践中,科技英语隐喻的翻译非常复杂。根据关联理论,语言交际应以最小的认知努力获得最优的语境效果。翻译时译者要尽可能对语境进行分析,找到原文与语境的最佳关联,达到理解原作者想要向读者传达的意思,使译文较好地符合汉语读者的理解与期望。
(一)直译—保留原文的喻体形象和喻义
尽管英语和汉语两种语言不同,但它们的思维具有隐喻性。它们的隐喻认知都是基于日常生活基本经验,对客观世界的认知体验具有很大的相似性,它们有许多相同的概念域映射方式,会用相同的喻体形象表达相同的喻义。根据关联理论的翻译观,在翻译科技英语隐喻时,如果英语的喻体形象和喻义和汉语的相同或相似,英语原始隐喻能为中文读者所接受,这时原文和译文可以对等,汉译可以采用直译的方法保留原文的喻体形象和喻义。这种隐喻翻译较为原汁原味地从原语翻译至目的语,翻译方法较为简单,优势在于它既迎合了目标读者的期待,又保持了其原有的隐喻的形象。
例如:Unfortunately its failure model is a double-edged sword.Instead of throwing application-crashing exceptions,binding errors are quietly written to the trace listener.
譯文:然而遗憾的是,其失败模型是把双刃剑,它并不会抛出应用崩溃异常,而是将绑定错误直接写到追踪监听器当中。
原英语句子中double-edged sword指好坏两种结果。这种英语中的隐喻和汉语文化中的隐喻相同,所以可以直译为双刃剑,这种译法使得两种文化的隐喻形象和隐喻的意思得以传达。该译文能使汉语读者不费力地理解原文的意思,译者找到了作者所要传达的效果,达到了较为理想的关联性,对中文读者产生了类似西方读者的效果。
(二)借译—转换喻体
在进行科技英语隐喻翻译时,假如原语英语言中的喻体与目的语汉语的喻体不能直接转换,根据关联理论的翻译观,译者应该考虑中文读者的认知环境,借用汉语中的喻体来取代英语中的喻体,使得译文与原文形象基本对等,汉语译文更加流畅,这种表达方式汉语读者完全可以接受。
例如:The Nile itself— every lifeblood of Egypt.译文:尼罗河——埃及真正的生命线。
隐喻lifeblood“生命血液”强调埃及尼罗河的重要性。译者翻译时译成“生命线”以实现最佳关联。译者没有选用“生命血液”,而选用了中国读者熟知的“生命线”,较好地转换了喻体,使汉语读者更加容易理解原文。译者采用这种方式使原文隐喻重现,并且中文读者不必费太多的推理努力就能获得最佳关联。
(三)意译—舍弃喻体形象只译喻义
科技英语语言与文化的关系是紧密相连的。翻译时不时地会遇到具有独特文化内涵的科技英语隐喻。由于汉语文化中缺乏相同的隐喻概念或类似的概念域映射,概念域的对等映射在科技英语隐喻汉译无法实现。根据关联理论,译者要充分考虑汉语读者的认知环境,使他们通过一定的努力理解作者所要表达的意思,这时译者的汉译策略是舍弃喻体形象只译喻义以获得最佳关联性。
例如:The company has no choice but to offer discount to customers to keep the product running.该句中用了隐喻“keep the product running”,它原义指“使产品运转起来”,喻指“把产品推销出去”。基于关联理论翻译观,译者在翻译这句时,如果按字面隐喻意思翻译成“使产品运转起来”,读者会不知所以然,科学的翻译方法可以舍弃原文的喻体形象,将其隐含的意思翻译出来。因此该句可以译为:这家公司毫无办法只得给顾客提供折扣,把产品推销出去。
再如:We all need to look for ways to reduce our carbon footprint.句中footprint是隐喻,这对于英语读者来说较容易理解。如果把footprint翻译成对应形象脚印,中文读者会很茫然。基于关联理论,从中文读者的认知环境出发,译者可舍弃喻体形象只译喻义,将footprint翻译为“排放量”较能为中文读者所接受。所以这句可以译为:我们都需要寻求降低碳排放量的方法。
四、结语
根据关联理论,在进行科技英语隐喻汉译时,译者要尽可能对语境进行分析,找到原文与语境的最佳关联,达到理解原作者想要向读者传达的意思。鉴于翻译的跨文化交际行为,译者应该尽可能再现原文所表达的内容,同时要注意重视科技英语隐喻汉译的表达效果和译文读者的反应。由于双方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和认知环境,很可能会对同一语境做出不同推理,因此译者在汉译时不能被英文的词句和信息内容约束,应多考虑中西方读者的认知差异,结合汉语读者的认知环境,尽可能寻找最佳关联,采用合适的翻译方法。如能保留原文的喻体形象和喻义时,采用直译方法;如不能对等转换英语中的喻体与汉语的喻体时,尽量考虑汉语读者的认知环境,运用转换喻体的借译方法翻译;当英语中的喻体形象无法映射到汉语并且汉语也无类似喻体时,采用意译的方法。
参考文献
[1]Ersnst-August Gutt.Translation and Relevance:Cognition and Context[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4:116.
[2]赵彦春.关联理论对翻译的解释力[J].现代外语,1999(3):279.
[3]Lakoff, G &Johnson, M. Metaphors We Live By[M].Chicago: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98:8.
[4]束定芳.隐喻学研究[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0,28,155.
[5]周红民.科技英语中的隐喻思维与翻译[J].中国科技翻译,2004(2):47-50.
[6]Newmark,Peter.A textbook of Translation[M].shanghai: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2001:113.



在线咨询


Copyright © 2010-2017 中文采稿网 (www.caigaowang.com) 版权所有

论文发表咨询热线:189-123-31347    投稿邮箱:tougao@caigaowang.com 投稿及客服QQ:论文发表QQ 83901700

本站郑重声明: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并不意味着本站认同。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部分作品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或相应的机构,若某篇作品侵犯您的权利,请及时告知。

论文发表免责声明:本网所提供的信息资源如有侵权、违规,请及时告知!

中文采稿网从事论文发表 职称论文发表 发表论文 论文投稿 教师论文发表 经济论文发表 医学论文发表 科技论文发表 期刊论文发表
公司名称:拉萨博盛原上草数码图文有限公司 拉萨市德吉中路1号(美高写字楼四楼)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号:苏ICP备10051254号  

备案1 备案2 备案3备案4